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中山产城创投产业园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全国热线:400-002-1668
园区小助手:13380884233
邮箱:ciipa@ciipa.net
传真:0760-88261703


                顾问连线​

微信公众号

产城城创-产业园区-特色小镇-公众号
产城创投


产城城创-产业园区-特色小镇-公众号
玩转园区


产城城创-产业园区-特色小镇-公众号
园区梦工场

<
新闻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文章中心>地方专题>特色小镇迎“小镇+新经济体”4.0版 生命力在产业+环境

特色小镇迎“小镇+新经济体”4.0版 生命力在产业+环境

发布时间:2018-01-16 点击数:467

经历了小镇+一村一品、小镇+企业集群、及小镇+旅游休闲后,中国如火如荼的特色小镇建设正在迎来第四代新产品,即小镇+新经济体的4.0版特色小镇。

与之前相比,4.0版特色小镇更能发挥城市修补、生态修复,和产业修缮等功能,主要特征在于其产业和空间的活力源于个体自适应,更具企业孵化器功能。能够在独立主动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和干扰同时,与周边特色小镇协同生成“特色小镇群”的高层次结构;同时能够借助互联网和城市创新体系融入全球价值链。

作为新生事物,特色小镇的原始经验来自于浙江省。云栖小镇、丝绸小镇、青瓷小镇、梦想小镇、诸暨袜艺小镇、海宁皮革时尚小镇……分布在浙江省版图上,这种在块状经济和县域经济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创新经济模式,是供给侧改革的浙江实践样本,带动浙江经济发展。

有分析认为,浙江省特色小镇不是按照行政区划的镇,不是产业园区的区,也不是产业园+风景区+博物馆或学校式的大拼盘,而是聚焦浙江信息经济、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等七大新兴产业,融合产业、文化、旅游、社区功能的创新创业发展平台。


产业特色+环境特色

打造有特色小镇的“生命力"


从浙江经验不难看出,“特而强”的产业是特色小镇的发展支柱。没有具特色的产业,难以支撑特色小镇的持续发展。

特色产业,即因地制宜,立足于各地区要素蕴含的比较优势,挖掘最具基础、最具潜力的产业,着力发展特色主导产业。

在近日举行的2018中国特色小镇博览会上,第十二届政协委员、原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指出,应使特色产业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具有不可复制性,避免内容重复、形态雷同的同质化竞争,防止千城一面。

而所谓避免产业雷同,并非单纯指在行业选择上另辟蹊径,因为行业有限。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看来,同样的行业结合不同的环境,如产业特色结合人文特色、空间特色,产生的独特色性是具有生命力的。

如此说来,特色小镇发展更需要有良好的人文环境、制度环境,和空间环境等,才能培育产业的生命力,产业的生命力即决定特色小镇的生命力。浙江省特色小镇发展,正因赋予了它们良好的市场化制度环境,加上政府较好服务。

沈迟表示,企业带动上下游产业联动是培育特色小镇的关键,但这不代表产业可以永续。特色小镇要有产业支撑,又不能只是产业支撑。有的产业可以支撑特色小镇,有的产业支撑不了特色小镇,还有的产业在不同地点支撑作用不一样,区别就在于“生命力”。

特色小镇的生命力并不只是产品上下游联动,而是不断的产生创业、创新,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打造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徐林提出的“IP”概念,创造有吸引力和竞争力的平台,才是特色小镇的核心所在。


企业运营+政府规划

形成特色小镇的“依赖路径”


政府规划调整、规划政策、营造环境、搭建平台,市场在建设、运营、融资过程中发挥作用,使政府与市场间互补,成为特色小镇发展的主要依赖路径。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国土部、环保部、住建部联合12月4日印发《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指出,要以市场化方式建设和运营,要以企业为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的主力军,实现市场主导的开发建设,同时要求政府在特色小镇创建中要理清与市场的关系。

首先,特色小镇选址定点应坚持以企业为主导,按市场机制进行选择。在政府立项、规划调整引导下进行培育和打造,进而形成特色小镇。

胡存智称,企业应根据不同特色产业要求,在具有不同特色资源禀赋、经济条件、区位条件、产业奠基,地域景观风貌等合适条件下,选择合适的小镇和村镇。

其次,在特色小镇建设投资建设上,要以企业为主体,以一流的标准进行投资建设,企业按市场运行的要求来创建打造特色小镇;在特色小镇投资运营上,要避免政府包揽立项,形成过度投资,加重负担和债务风险;在特色小镇运营管理上,要更好发挥政府与市场的协同作用。

仇保兴总结,政府管理“特色小镇”的基本政策应该是,激励不取代、简政不专权、护航不包办,评估不刮风。


运动化趋势+房企过度参与

目前特色小镇建设堕入多处陷井


据了解,近年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对各地区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进行了大量实地调研发现,七个方面问题需要引起高度关注和及时规范。

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划司刘春雨介绍:一是概念不清、定位不准;二是盲目发展、质量不高;三是同质化严重、特色不鲜明;四是政府主导倾向明显、市场化不足;五是重物不重人、搞形象工程;六是盲目举债、积累债务风险;七是房企过度参与、小镇地产化。

同时,特色小镇建设目前在存在“运动化”趋势,部分地方政府出台鼓励、激励等政策措施,甚至还有特别考核要求;另外,特色小镇成为投资平台,地方政府希望利用这个平台来扩大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推动当地GDP增长,徐林表示。

对此,刘春雨指出,特色小镇建设应合理借鉴浙江经验,避免脱离实际照搬照抄,应聚焦高端产业方向,发展优势主导特色产业,有效推进“三生融合”,科学规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促进产城人文融合发展。特别需要严防政府债务风险、严控房地产化倾向,以及严格节约集约用地。

总的来说,特色小镇建设推进得当,既能产生新经济新动能,又能创造宜居宜业宜游的发展新空间;推进失当,就有可能浪费资源、破坏环境、留下遗憾。

根据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引领带动全国小城镇建设。


来源:财经网

0